17358885987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危机之下,阿里“勇敢牛牛互助小组”的信号意义

危机之下,阿里“勇敢牛牛互助小组”的信号意义

时间:2021-08-11

危机之下,阿里“勇敢牛牛互助小组”的信号意义(图1)

王如晨/文

危机之下,阿里员工临时发起的6000人“勇敢牛牛员工帮助小组”,属于一种新现象。

外界流播说,这是阿里集团公关操纵结果。这言论毫无逻辑可言。

好事者没意识到,这一组织,虽因危机事件临时诞生,却带有较深的敏感性,甚至可以说破了禁忌:它传递了底层员工的怒火,颇有挑战一个庞大组织治理的意思了。那就是,员工只有集体自救了。有人说,此案撕裂了阿里。这一员工互助组织诞生本身,就已经传递了强烈的内在博弈。于阿里来说,堪称一种讽刺。公关部怎么可能反过来行事?

我倒希望,它能成为一种常设组织、一种常态化的底层治理机制,不因接下来危机案了结而最终解散。

因为,类似阿里集团这种庞大而复杂的组织治理,必须有与董事会、合伙人、管理层权力单元对称的底层博弈,从而形成一种“二元性”的治理机制。

公司治理不能只靠董事会、决策层、管理者建立的制度或者业务创新机制。它应该是全员、全域、全要素的行动。

有创始人、高管构成的合伙人制度,就应该有底层员工构成的对称机制。不是为了对抗,而是让治理更加透明,有更多参与感。

一个没有“二元性”博弈机制的公司,是很难真正建立真正的一致性组织文化的。

数字化时代,基层员工、组织体系因为有数据助力,变得比过去更重要。于业务如此,于社会层面更是如此。

这两天,有人谈阿里不成立传统工会,后者的机制其实带有较深的滞后性,于今天很难发挥作用。牛牛之类组织,职能上反而更容易兼容。当然,这里绝不是反对成立工会,我们只就机制而言。

阿里这场危机,很多人说制度不全。不是制度问题,制度其实很全,但失效了。其实是人心问题。

逍遥子说HR理性多了,感性少了。一些人没有真正理解。

大公司病,很大程度上就是制度理性过浓。因为组织复杂,加上业务多元,链条越来越长,所以需要有统一的部分,很多时候确实省事。但“一刀切”的毛病很多。

过度的理性,就是内部算法走向单一,想以一种来统筹所有单元,忽视前端小的单元的灵活性。个体也容易被忽视。

所谓“理性”、“感性”,其实也是马云周期跟现在的差别。马云不懂技术,他的表达非常感性,有时稍微抠一下文字都可能会有很多漏洞。但这种企业不失活力与梦想,更多侧重人本身,而不是制度本身。马云当初对CFO担任CEO颇有谨慎,因为担心CFO视野受限于短期数字,从而抑制整个公司的未来空间。其实,这一逻辑也隐含着这一理性与感性的话题。视野、价值判断、未来、青春、年轻人、人的成长,不是冷冰冰的数字逻辑、制度决定的。一个组织需要有一定的冗余度,后者往往能激发组织的创新。“感性”其实就富有冗余的空间价值。

同时,“感性”,很大程度上,也可以总结为“以人为本”。

三洋创始人井植薰说:“何谓经营之根本?我认为是'造就人'。”

单从此次危机个案看,一个几十万人的庞大公司,有一些老鼠屎混进组织,很正常,你也根本无法彻底根除,你并不能完全约束道德。阿里强大的算法与数据智能,也根除不了人的私欲。

只是,至少事件发生后,整个体系必须灵活应对,不能单线程的控制,否则就是共谋。就此案说,阿里一方的责任,其实是事件发生后的响应与处理:整整10天,逍遥子本人才最终得知。这于他个人来说,也是带有强烈耻感的事了。何况危机案当事人所在单元的“一号位”,还是他最近几年着力培养的核心高管。

对于多年来反复强调女性于组织、创新、现代社会价值的阿里来说,这也是一次强烈的反讽。

宏观环境、监管、竞争、行业转型,使得阿里局部发生了变异。

一段时间以来,这家公司业务面经历着诸多变化,本质上,可以说,正在重新强化小前台的创新活力。但与过去相比,小前台带有较多的经营责任制。如此,它们之间也会产生新的博弈,甚至竞争。这当然是坏事,它本来也应该是复杂组织必须具有的内在机制,就是说,互有颠覆性创新的因子。但这重压力,最终还是会考验组织与文化的一致性。

放在行业,我们是能感受到同城零售、社区、本地生活乃至生活服务大版图的微观生存状态的。

一个区域业务一线P7员工,都能如此操作,完全不是阿里倡导的“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”。

不过,每轮被动之后的修复与补救,都会提升一个复杂组织的治理,阿里经历过太多。只是,这次相对来说,已经到了一个无法承受的时刻。它比反垄断、监管、业绩被动都更具有沉重的杀伤力。而且,最近两年,某些事件反复暴露。

它反映了一个庞大组织特定时期的压力面。

但在我们的长期观察中,阿里集团依然是一家富有危机意识、反思精神、修复机制及文化再造能力的强大组织。此案,必定会成为阿里发展史上一次痛彻心谷、无法忘却的治理契机。

如此,无论危机最后如何解决,“勇敢牛牛员工帮助小组”最后是否还会持续,它都将具有一种未来治理的沉淀价值。

我当然期望这层组织体系能成为常设,变成阿里集团治理的日常。而不是反复呈现的偶然的力量。那不是阿里应该有的样子。

源文:危机之下,阿里“勇敢牛牛互助小组”的信号意义

Copyright © 2022 黄小白网络 版权所有 湘ICP备2021010421号-1